网站客服:+86 10 8838 0825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主页>资讯>市场分析

产学研十专家共论:新常态下,农污治理将向何方?

时间:2020-09-22  点击:142 次 字号+  字号-
中国的农村污水治理市场进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今年,新冠疫情的突然袭击,影响了国家的整个经济,农污治理行业也遭遇了非常严峻的挑战。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国家在出台相关措施恢复经济,农污治理行业也逐步进入了正常的工作状态。但是,后疫情时期,将会成为今后一段时间的新常态,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如何推动农村污水治理行业的发展呢?

2020年9月11日第10届村镇论坛上,来自学术界,产业界的十位专家,就如何推动农村污水治理行业的发展进行了精彩的讨论。



探索村镇环境整治新模式
吸引更多头部企业参与进来



陈茂福(北控水务集团村镇事业部技术总监):

北京的水务企业主要是三家,北控、北排、首创,对于这类大型企业来讲,大家普遍认为,在后疫情时代,整个污水治理行业的市场重心将逐渐从市政污水转向农村生活污水。对此,北控集团就成立了村镇事业部来布局农村污水治理这一领域。
目前,整个农村污水治理行业以中小企业为主。企业多,相对来说就会显得乱。随着各地逐步颁布自己的农村污水治理标准,对于投资性的企业来说,更重要的是要梳理出适合自己的模式。
有了比较合理的商业模式,就会吸引更多的头部企业参与到村镇项目的建设中来,这样才能发挥资本的优势,推动美丽乡村的建设。
从投资端的这种商业模式去做一种新的探索,北控作为国企,愿意承担这种社会责任,有这种担当去推动整个行业模式的创新。
对于大型投资性企业来说,他们想要的模式,不只是农村污水治理,而是整个的美丽乡村建设。
对于不局限于农污治理而是整个村镇环境建设这个想法,实际上产生的时间并不是很久。北控今年在山东调研的时候发现,在地方上,无论是住建局也好,或者是公共事业局也罢,他们都有专项资金来扶持相关的业务体系。据估算,全国农村每年在环境整治方面的投入,可能不低于500亿,这是个很大的市场。因为从政府来说,他们需要的是将污水处理、粪污资源化、垃圾分类等统筹起来,从而改善农村的人居环境。

农村人居环境综合解决方案
是未来发展需要考虑的



范洁(中建水务环保有限公司助理总经理):

中建一直以来是从事建筑行业的,2014年,中建开始进入水务领域。刚开始的时候,中建一直在学习北控。当时,北控的很多项目都是中建在做承建方,在做施工。后来,就逐步地涉及了项目的投资、运营等。2017年,中建进入了农污市场,在江苏做了四个项目,总投资40多亿元。
对于农污治理行业接下来的发展,中建认为,单纯做水质达标不能完全满足地方政府的要求,因为地方政府需要整个农村人居环境得到整治而非仅仅是水环境。所以,农村人居环境综合性解决方案是未来发展需要考虑的。
农村人居环境综合解决方案,就是跟城镇开发结合起来,将村镇的路桥、房屋等建设项目包含进去。这样,建设方可以利用一些商业设施解决资金来源,并利用获取的资金去补贴包括水污染在内的环境整治方面。

农污治理要发展
必须政府来买单



江栋(广东新大禹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

从2005年开始,广州的白云区、从化等就开始对农村污水进行治理了。当时,主要采用的是人工治理的方法。从建设的初期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处理的水质都还是挺好的。但是一年以后我们去回访,却看到这个人工湿地杂草丛生,有点惨不忍睹了。这就是运营管理的问题,尤其是运营的经费跟不上。
对于这个问题,广州市的解决方案是按照人均运营费来补贴,由政府出钱,让运营管理专业化。
所以,对于农污治理接下来的发展,我认为还是要以政府来支付的形式来进行。比如广东的PPP项目,对于他的后期运营经费,都是政府通过纳入财政预算的方式来解决的。

浙江模式
做好村镇整治旅游好挣钱



郑展望(浙江双良商达环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农林大学农村环境研究所所长):


商达环保的农村污水治理4.0,是基于浙江目前所处的阶段而提出。
对于浙江来说,农污治理进入了第二个大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我们叫千万工程,做了15年,获得了联合国人居环境奖。当时浙江的农村污水治理是作为省政府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项目来做的。
2017年之后,浙江又提出了新千万工程。新千万工程的重点,就是要打造一万个村每村都必须有一个A级以上的景点。
将新千万工程往上延展,其实就是农村污水治理,要跟乡村振兴相结合。就是要达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实现一个闭环。
就像指南村这样的,他虽然在环境整治方面需要投入,但是他的三A级,四A级村落景区在旅游方面有收入,这样就实现了一个闭环。
所以对于浙江来说,在农污治理方面,接下来的发展就是跟旅游相结合。
此外,从全国来说,肯定不能都学浙江,但是也不能都不学浙江,有些地方可能还是适合的。农村发展旅游产业,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方向。如果有向这个方向发展的地方,就可以考虑把农污治理跟景区相结合。

模式都是浮云
知己知彼才是真经


李广宏(安徽舜禹水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农村污水治理的参与者,一是政府,二是市场,三是企业。
作为企业,我认为第一点还是要坚持自己的定位,应该要突出自己的特色,要错位发展。通俗的来说,就是自己要对自己了解。知己了以后第二还要知彼。我们如何做到知彼呢?首先自己对项目的认知要很清晰,第二要对政府同样也要很清楚,对项目所在的区域也要有所了解。第三,对合作伙伴也要了解。
大家都知道,不同的项目需要采用不同的商业模式,就是因为每一个项目的特点是不一样的。
比如在农村污水治理中采用PPP模式。在前几年,大家一谈到PPP,都感觉到很好。可是到了这两年,似乎又感到PPP很可怕。实际上,PPP的模式是没问题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好的。在运作中,如果能充分地将政府、社会资本、银行这三者有效地结合,那这个商业模式是非常好的。
为什么这两年有人害怕PPP模式呢?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种模式好不好,而是在于这个模式适合不适合自己企业。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就强调一定要知己知彼的原因。
比如我们有资金需要的时候,就得从银行贷款。而银行对于企业,会有一个授信程度,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了解银行的授信程度。如今银行的同质化服务虽然都差不多,但是差异化非常大。
如果企业对于自己的授信程度不了解,对县级财政不了解,即便是遇上一个很好的PPP项目话,也很有可能由于资金不足而受到阻碍,甚至可能进行不下去。
对于农污治理行业接下来的发展,作为一个企业,应该要加强产和研的结合。安徽舜禹一直以来与中国科技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的产学研合作都做的非常好,收效也是非常大的。希望在村镇环境科技产业联盟当中,企业之间也能有一个学术合作共同发展的思想。

民企需要量力而行
不做蛇吞象


蔡晓涌(北京安力斯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现在PPP模式又热起来了,但我觉得需要冷静思考。为什么呢?因为大家已经看到,2010年的时候热了一阵子,十年过去,很多项目自己运行不下去了,只能卖给国企。
我一直认为, PPP模式就不是民企应该干的。作为民企,需要冷静思考,想想自己有什么基础,有什么优势,然后确定自己能干什么。
比如安力斯公司在北京,但是我们却不把北京作为自己的业务区域,我们会选择一些适合我们的区域、适合我们的客户。因为企业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们要量力而行才能服务好客户。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像安力斯这一类的企业很多,大家都是以结果为导向,把客户服务好了,才能拿到钱。因为农污治理这个行业,与原来市政不一样。市政往往一个项目投资多少个亿,而乡镇却是项目多,周期长,单个项目收益不高,必须靠规模效益。
对于行业的发展,我认为企业需要不断地去创新,不断地去解决客户的痛点,这样企业发展了,行业也就发展了。

农污治理在路上
降低成本方可行


李文生(云南合续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总裁):


农村污水治理,最重要的是有没有钱的问题。
每一个区域有每一个区域的特点,江浙等发达地区的经验,可能苏北不适用,安徽也不适用,中西部都不适用。
未来的主线就一条,那就是降低成本。把设备成本做低,把运维成本做低。这样,经济好的地方不觉得是负担,经济欠发达的地方,也可以承受。
当然,现在也有很多好的经验。但是由于中国幅员辽阔,一个地方的经验,可能对于80%的其他地方不一定适用。所以农污治理,我们一直在路上,需要不断地遇见问题,解决问题。

农污治理任重道远
参与方均需实事求是


王洪臣(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教授):


农村污水治理,从宏观上,首先我们可以定性地说,这个行业现在做的不好。
怎么才能把不好变好呢?
大家会列出投资的问题、模式的问题、技术的问题等等,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实事求是。现在做的不好的很多事儿都没有实事求是,像皇帝的新衣一样。所以从整个行业来说,需要大家实事求是一步一步地往前做。
从具体来看,需求侧,政府方,政府方首先得是实事求是。首先是政府不能指望农村污水治理承担起整个水环境断面达标的责任。
农村的人居环境,首先要把房前屋后先收拾好,先把院里头收拾好。然后如果还有钱,还有时间,还有精力,就再把村子里的水环境收拾好。每一个村都收拾好了之后,再来对一条河流,对一个大的水环境进行治理。
现在好多地方政府,想要让农村一个小设施,替它的环境断面达标发挥贡献,这是不切实际的。所以说,首先从这政府侧要做到实事求是,因为农村污水治理不是3年5年,也不是10年8年,得是30年,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再说供给侧。供给侧实事求是比需求侧实事求是更加重要。因为需求侧的很多不实事求是,可能是由于我们供给侧不实事求是所导致的。
比如说建一个设施,往往会有投资率低,运行费用低,标准质量高的要求。可是,这三者是相互冲突的。理论上说,投资低肯定运行费用就高。投资费用不高,运行成本也低,那就只能将标准质量降低点。
基于这个基本规律,希望村镇联盟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行业组织及企业,要分清楚各自的角色。谁该说什么?谁该去做什么?
比如说污水处理公司,城市污水处理厂大,每吨水的单价理论上说应该比处理十吨八吨的水应该低。目前来看,十万吨级别的污水处理厂,处理一吨城市污水现在四五千块钱就算很低了。而有的百吨级的处理厂,竟然宣称自己的每吨污水的处理费是三两千元,这就不是实事求是了。
每家企业都实事求是,联盟企业一起实事求是,这样行业才能良性发展。因为只有个别的企业实事求是那是不行的,这样这家企业就没活路了,需要全行业一起实事求是。
总之,农污治理行业要良性发展,需要供给侧和需求侧都实事求是。把规范做实了,踏踏实实去做,只要大家都实事求是了,很多事就好办了。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企业要有相应人才储备


杭世珺(北京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原副总工、北控水务集团有限公司顾问总工):


农村污水治理的责任主体是政府,所以政府是企业的客户。既然责任在政府,那政府就需要负起责任来。因为农村污水处理不仅包含了设备供应、污水处理等环节,它还包含了从管线、化粪池、处理站,一直到最后资源化利用这一复杂的流程,很少有一家企业能独自完成的。像北控承接此类项目时,北控实际上就是一个项目公司,由它来协调各专业公司进行项目的推进。
对于项目公司角色,其人员的素质和技能就很重要了。因为需要把方方面面都把控好,才能把项目做好。
比如说设备,需要能判断出谁的好,然后再去采购谁的。对于管网,要知道管网应该用什么管材,这样才能找到最好的公司来提供管材。化粪池谁家强等等,都需要专业人才去做相关的工作。
一个项目公司,若是有了这些高素质及技能的人员,就能把全链条结合起来,也就能把项目做好了。项目做好,当然政府就满意了。
对于政府来说,他们要的是人居环境整治,所以这个一般的企业很难做,就需要像中建、北控、北排等这些大企业来承担这个责任。
在进行项目建设时,一定要因地制宜。有的人说,我这儿只能用生物膜法,不能用活性污泥法,有的人说我就不能用MBR,这些都不是实事求是。对于不同的地区,不同的边界条件,适合的就是最好的,不能说哪个技术就能包打天下。
还有就是设备的价格问题。设备价格越低,当然对项目承建方越有利。但是低价的前提,是需要满足质量要求的,不能为了拼价格,忽略了产品质量。

如何让农村变得更加美丽
需要所有人去思考


杨敏(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农村污水治理行业的健康发展,首先要找到一种好的模式,这个模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污水治理技术模式,而是一个更好的可持续的经营模式。包括把农村污水治理怎么跟美丽乡村建设结合起来,怎么跟乡村振兴结合起来,怎么样找到一种好的模式让它得到资金上的持续支持,这是第一位的。
对于PPP模式,现在有各种各样投资的机制,投融资的机制,所以不能一味地认为它是一副毒药,就完全不能碰。如果把风险掌控好,把风险分析清楚,还是有可能加以利用的。
行业的发展,需要无论是需求侧的政府还是供给侧的企业做到实事求是。只有在实事求是,在理性的基础上,才能真正地把农污治理这个事业做好,让它能够发挥长久的持久的效应。
当然从供货方的角度上,我们怎么样更好地去提供高质量的产品,能够不断地创新。不断地推出新的产品,来提高它的能效,提高它的效力,降低它的能耗。让产品能更好地为广大的农村服务。同时,有可能让我们的产品将来成为世界上的精品,变成中国制造的一个新一代的绿色产品走向世界,这些东西都是需要我们去思考的。
农污治理,是一个既能够让我们的农村变得更加美丽,也能让我们的孙子孙女能够到农村去看望祖父、外祖父时,不会憋着不去上厕所的事业。如何做到让大家对农村有一个更好的回忆,这不仅需要政府,也需要在座的企业家,以及我们科研人员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专题
期刊

主办: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分会

在线订阅